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重大财经新闻资讯

作者:admin

2018-07-20 01:32

  作为中小板第一股,新和成(002001)由借款10万元的小小校办工厂起家,在胡柏藩董事长带领下,一步步发展壮大,如今成长为市值逾300亿元、营收超过60亿元全球知名的维生素公司,也是国内颇具份量的香精香料公司。

  今年正值新和成成立三十周年,也是公司登陆A股市场的十四周年。十四年嬗变,新和成与中国经济共成长,成为行业领军企业,迄今为止,新和成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目前新和成大举投资30万吨蛋氨酸项目,再造一个新和成,这是新和成的二次腾飞,未来将打造千亿市值的精细化工龙头。

  新和成总部新昌县位于浙江省东部,是绍兴市辖县,距今已有1100多年历史。新昌“八山半水分半田”,是典型的山区县,山清水秀,风景优美,但土地资源十分紧缺,目前还未通高铁。

  近些年来,新昌县发展迅速,已由全省次贫困县跃升至全国百强县,特别是资本竞争力相当突出,不包括已迁址到绍兴的浙江医药,该县已诞生了9家A股上市公司,均分布在中小板与创业板。其中,新和成挺立潮头,率先登陆中小板,在当地资本市场具有标杆意义。

  胡柏藩身材高大,面容清瘦,谦和诚恳,采访时如一位睿智和蔼的老师长者,让人如沐春风又深受启发。谈及创业往事,胡柏藩娓娓道来,期间说起印象深刻的片断时,又是神采飞扬,感染力十足。

  作为浙江新昌本地人,胡柏藩就读于绍兴师范的化学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新昌一所偏僻的乡村任教。1988年,本来一心打算考研的胡柏藩受校长嘱托,通过借来的10万元,创办了一个从废脚料回收工业酒精的小工厂,由此开始了不平凡的创业之路。

  在2004年上市后,依托资本市场,新和成发生了根本性飞跃,从新昌走向浙江,走向全国,正加速融入全球市场,实现稳健又快速的发展。

  具体来看,上市至今,新和成没有一年出现亏损,总资产、主营业务收入、净利润分别从2004年的16亿元、11亿元、7260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182亿元、62亿元、17亿元。近两年新和成业绩增长有加速之势,2015年到2017年,新和成营业收入分别为38亿元、47亿元、62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亿元、11亿元、16亿元,销售毛利率为27%、45%、50%,3年收入复合增速接近30%,净利润复合增速超过一倍。2018年新和成保持快速增长势头,已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区间为20亿元~22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245%至275%。

  从募资投向来看,新和成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得非常坚实:2004年募资4.02亿元,用于营养品项目;2010年募资11.5亿元,用于香精香料项目;2017年募资49亿元,用于蛋氨酸项目。

  每次新品扩张后,新和成盈利都会上一个大台阶,似乎总有好运气相随。实际上,好运气的背后却是以胡柏藩董事长为代表的新和成决策和管理层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和创新精神,多次对行业发展做出准确及时的判断,构建了正确的公司战略,而创新是最重要的关键词。

  新和成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创新发展史。董事长胡柏藩是从创业伊始就尝到了创新的甜头,从维生素E到维生素A,再到柠檬醛、聚苯硫醚(PPS)新材料、氨基酸等,正是凭借着不断研发创新产品,新和成的利润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新和成搭建了完善的创新机制,不仅倡导技术创新,也追求管理创新、装备创新、工艺创新、集成创新,实现全方位、全过程创新。

  在本次高质量访谈中,证券时报记者一行还参观了新和成的上虞基地。上虞基地厂区干净整洁,绿树成荫,特材自控中心和立体仓库更是完全颠覆了记者对于传统化工车间的印象:立体仓库自动化程度很高, PPS材料等堆放井井有条,收发管理均由电脑控制,传送则主要是靠机器人。在自控中心,工作人员在宽敞明亮的房间里通过电脑上远程操作,只有在远程操作不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再实地介入。新和成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上虞基地生产系统自动化改造升级也是一种创新。”

  此外,在环保诉求日趋加大的当下,新和成也积极探索管理模式的创新。2018年5月开始,新和成实施项目(产品)全生命周期环保管理新模式,该模式将法规要求、公司标准等整合为一套数字化、可操作性强的标准,精准评价产品从研发到销售全过程中存在的环境风险,环保提前介入把关,将问题解决在最前端,促使环保责任分解、落地。仅2017年一年,公司环保投入近2亿元,实施清洁生产方案49个。

  相比环保投入,新和成在研发方面更是持续投入更多资金,近几年公司研发投入每年都占销售收入的5%以上,2017年研发费用逾3亿元,且全部计入当期费用,没有进行资本化。

  在董事长胡柏藩眼中,创新是合算的,创新不仅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还会增加企业价值,更会给企业带来激情、朝气,锐意进取的精神和思想。胡柏藩举例说,最初新和成生产VE时,只能生产93%含量的粗品,“当时93%的VE可以卖30万元/吨,我们卖得稍微便宜一点,28万元/吨。听说别人的成本在18万元,觉得很不可思议。后来我们一点一点改进,含量做到了99%,成本一降再降,具备了非常强的竞争力,这就是创新的力量。”

  当前新和成拥有一支超过1000多人的研发队伍,并与40多位院士专家建立了合作关系。公司与浙江大学、北京化工大学、中科院上海化学有机所等多家研究院所高校开展密切合作,拥有超临界反应实验室,浙江省首批外国专家工作站,建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国家级博士后工作站等,配备了核磁共振、等离子体发射光谱仪等先进设备,掌握了超临界反应、高真空精馏、连续化反应等重要技术。

  新和成自创办以来专注于精细化工,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和一体化、系列化、协同化的发展思路,逐步形成了营养品、香精香料、新材料、原料药中间体四大板块,主导产品VE、VA、VD3、覆盆子酮、虾青素、芳樟醇的产销量和出口量居世界前列,培育了30多个世界单项冠军。

  具体来看,1994年,新和成攻克维生E生产技术;1999年,实现维生素A规模化生产,年产能力达2000t/a;2002年,成功研发生物素;2004年,“β-紫罗兰酮”国家火炬计划通过验收;2006年,柠檬醛(维生素A的重要原材料)率先研发成功;2005年,成功研制虾青素;2013年,PPS新材料项目(聚苯硫醚)试产;2014年,特种工程材料PPA(高温尼龙)完成中试车间建设,开始中试调试;2017年,氨基酸一期项目达产。

  上述产品之间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有着清晰的发展脉络。公司产品维生素 E、维生素 A 及其衍生物β-胡萝卜素、虾青素等产品都是从同一个主原料出发,共用中间体,合理利用副产物,逐步做深做宽营养品。同时围绕维生素 A 的中间体柠檬醛和β-紫罗兰酮、维生素 E 的中间体芳樟醇等开发出芳樟本醇和紫罗兰酮等重要香精香料产品,原料药板块同样利用营养品和香精香料的中间体,打造医药优势产品。公司主要原料统一,有利于形成规模经济,降低生产成本;而相通的技术平台及相关核心技术的可移植性也会降低研发费用。

  另一方面,新和成的产品具有技术门槛高、市场前景广等特点,“新和成坚定不移地走市场化道路,选择附加值高、技术门槛高、前景广阔的产品,在充分的市场竞争中实现成长。”胡柏藩老师在采访中对记者如是阐述选择产品的标准。

  在公司进入很多领域之前,相关产品均为国外企业技术垄断,随着公司开发技术达到国际巨头水准,具备良好市场竞争力,同时高技术门槛阻碍大部分国内中小企业进入,一方面打破了国际垄断,另一方面也脱离无序、恶意竞争的红海,从而使公司产品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盈利能力。

  带着“再造一个新和成”使命的蛋氨酸项目,同样体现了公司在大化工领域实现一体化的理念。

  蛋氨酸是含硫必需氨基酸,参与蛋白质合成,必须由外部获得,主要应用于家禽类饲料。全球蛋氨酸,尤其是国内蛋氨酸市场,每年持续5%以上的快速发展,因寡头垄断,技术壁垒高,产品毛利率大都在30%以上,目前市场供略过于求。

  山东新和成氨基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位于山东省潍坊市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先进制造业产业园,是新和成的全资子公司。蛋氨酸项目采用一体化装置,中间体自给自足,成本优势明显,现有5万吨产能,2017年投产当年产生效益。去年公司定增募集资金49亿元将用于大规模生产蛋氨酸,预计2021年新增25万吨,届时合计产能将达30万吨,成为全球前四大蛋氨酸企业。以底部价格 2万/吨计算,将形成60 亿元收入规模,可再造一个新和成。

  此外,公司经营的高端特种材料PPS、PPA广泛应用于汽车、生活用品、工程设备等领域,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这两个项目堪称十年磨一剑,业务立项早在 2007 年前,研发始于 2007 年,目前公司已成功生产了PPS等聚合物,考虑到PPS 和 PPA 产品的推广认证周期比较长,新和成目前采取与帝斯曼合资的方式推进。

  上市14年以来,新和成在营收、净利快速增长的同时,在资本市场股价也表现非常亮丽,给投资者带来了积极回报:2004年发行市值15亿元,2018年公司最高市值达573亿元,累计分红46亿元,平均净资产回报率高达20%。此外,公司还收获了累累荣誉,包括2017年中国医药上市公司竞争力20强、证券时报第九届天马奖中国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评选“最佳董事会”等。

  二级市场上,新和成在今年1月初创出历史新高后,至今已回落近三成,截至7月6日,报16.67元,总市值358亿元,对应市盈率不足10倍。历史上看,新和成的市盈率整体不高,大部分时间都在20倍左右甚至以下。

  对此,新和成董事长胡柏藩笑称:“市场给我们的估值太低了。” 在胡柏藩看来,维生素等产品周期波动是正常的,但A股市场一直给新和成的股票价格都比较低估,主要是因为有些股东和机构不了解新和成,以为新和成的产品就等于维生素。“我们现在的效益好,未来能不能好,这取决于我们未来有没有新的项目和产品不断出来。” 胡柏藩说。

  天风证券化工研究员李辉则向记者解释称,新和成今年估值较低,主要是因为市场担心巴斯夫复产后维生素价格回落。他认为,考虑到巴斯夫未来两年检修依然影响20%产量,帝斯曼环保问题依然需要每年停产检修,维生素A的价格有望保持相对稳定,同时,2020年公司大量化工新材料项目投产,成长性提升,维生素周期波动下降,一旦市场确认公司业绩能够持续增长,公司合理市盈率水平理应高于帝斯曼,达到20倍市盈率甚至更高,他乐观预计未来公司总市值有望超过千亿元。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_pk10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