糗事百科

作者:admin

2018-07-29 02:52

  5353 好笑 315 评论 发表于2018-06-24

  小时候有蚊子,老妈经常会喷全无敌,老妈说蚊子闻那个味道就死了,没有蚊子咬我了,机智的我一想,那要是身上有这种味道,那不就走到哪都没有蚊子咬了吗?然后脱光光朝着身上喷了一瓶全无敌[doge]然后我实现了你们童年梦想,一学期没用上学

  585 好笑 19 评论 发表于2018-06-06

  1520 好笑 81 评论 发表于2018-06-02

  他家承包了一个几亩水面大的鱼塘,上游是白杨垂柳掩映并用竹栅围起来的菜地。

  塘水清澈啊,近岸处液态透明玻璃一般,可以看见深水里一丛丛晃动的水草,还有那不停翕动腹下毛毛须的大虾。

  万千条垂下的柳枝和白杨伸展的枝叶,大面积遮挡了水域。微风一吹,水面凉气拂来,身上的汗水和表皮燥热的细胞,如同小气泡在不停的细微炸裂,沁人心脾凉入膏肓,活脱脱就像开了空调,碧水绿树构成了天然氧吧般的避暑山庄。

  这就是我和傻柱喜欢在水边一玩就是一天的原因。在那蝉鸣如海的夏天,荡秋千、摔泥巴炮,斗斗纸叠的四角,攀爬到临水的垂柳树上,捉那种长长触角的甲虫春牛,既是消磨时光,又是在帮他守着鱼塘。

  塘里放养了许许多多的鱼,不停的有大鱼忽隆挽起一个大水花,再拖着一条长长的水痕划破平静的水面。

  那条草鱼不知是活腻歪了,还是觉得外面那么大,它想去看看,总之,它跳上岸了,不停的学着同伴鲤鱼,打挺翻跳着。

  食物链顶端的猎性那都是天生的,即便是自己鱼塘里的鱼,也没能阻挡傻柱抓住它的决心。

  他兴奋的差点摔下树,风一样的少年猴子似的抱住树干,肚子擦飞一路树皮溜下,上去就摁住了那条四五斤重的大草鱼,抱着跑向菜地。

  这货不明动机打了鸡血一样,举起鱼朝地上一摔,那鱼老实了,仅在轻微挣扎。

  他有点懵的站了一会,貌似清醒了:该放了的呀,摔它干啥?完了,让爹知道了非打死我!

  然而,水还是那个水,鱼已经不是那个鱼,这条刚刚见识到陌生世界的水中精灵,死活仰泳不肯翻身沉下去了。

  我也有点迷糊,仔细想想,一下有了主意:“尾巴好像还在动,应该可以抢救,那时俺爷快死的时候,都是挂葡萄糖救过来的,你爷爷这几天不正在抢救吗?偷瓶葡萄糖出来挂试试。”

  傻柱一听有道理,又把那条已经可以轻微摆尾渐趋好转的草鱼捞了上来,说让我看着,一溜烟的回去偷他爷爷的药。

  过程很顺利,傻柱真不傻,不仅偷了一瓶,还知道把废瓶上的挂水线和软管针都拿来了,可能是救鱼心切,一起还拿来了两支玻璃小瓶装的。

  没有注射器,小瓶的没法注入大瓶里面。救鱼如救火,以我潜在的医学素养和爷爷病重期间的观察,煞有介事的把瓶拴好插针吊在树上,放空软管里的空气,发现鱼肚上有个粉色的小孔,嗯,那一定是可以用来挂水抢救的地方,一针就扎了下去。

  两支小瓶装的,傻柱说等会爷爷房间有人,拿回去怕被发现,索性扔了,我很好奇,就用石子砸开了瓶口,倒舌头上尝了点。

  沃天,一股史无前例的甜味迅速在味蕾上漾开,以万分之一秒的速度,渗透到了全身每个神经细胞!

  太甜了!我发誓,比红糖水甜一万倍!肯定是大补的,惊喜的往傻柱嘴里倒了一点,他顿时眼如铜铃,貌似还有泪花闪过:哥,太甜了,喝了这药水,死了也值当了!

  于是一人一支,如饮圣水般慢慢嘬完,仰头张嘴不停上下抖喽瓶子,发现的确没有了,才咂吧着嘴意犹未尽。

  回头再看那鱼,肚子鼓了起来,水也下的慢了,以我依稀记得赤脚医生诊断爷爷说的那些话判定,是血脉不流动了,肚子也积水了,拨拨鱼眼睛,瞳孔貌似也有些放大。

  这么好的鱼,总不能浪费吧,我谎称会做烤鱼,拽了一大把菜地栅栏上的干柴,让傻柱抱到山凹无人处,回家倒了点盐巴又抠了坨猪油拿了剪刀,两人刮了鱼鳞,没有剖,用个树棍叉着,开始生火烤了起来。

  美食都是在不经意间被发掘出来,在我不断的抹油撒盐中,火馅上烤得焦黄的草鱼不停滋着细密的小油泡,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药水浸润过的烤鱼,那真是这一生中难以忘记的香味。农村孩子吃的鱼多,自然练就了一嘴流水线吃鱼本事,左嘴角进鱼右嘴角出刺,不大一会功夫,就剩一堆骨头了。

  吮吸完手指,俩人意犹未尽的回了家,所幸大人只是奇怪药少了,并没怀疑是我们偷的。

  吃上了瘾,但鱼也不傻,不会再主动跳上岸,我俩拿着木棍守在池塘边,看见有鱼游的近了,呯嗵就是一棍,然而溅的水鸭子一般,一次也没有得手。

  贪恋美味的傻柱,偷拿了他叔的钓杆要一起偷钓,想到那是他家的鱼塘,本想婉言拒绝,奈何他苦苦相求,只好挖了点蚯蚓做诱饵,站在浅水区水竹茂密处,头顶树枝编的绿帽子,伪装成一棵树偷钓。

  饲养的鱼贪吃,不一会钓上来不少白条和鲫鱼,还有黑鱼,但这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直到最后终于费力左拉右扯弄上来一条草鱼,两人带上扯下的竹栅飞奔到山凹……

  烤的依然很香,但缺乏了那种甜丝丝的味道。传统做菜习惯是南甜北咸,我们北方孩子是很少吃到甜鱼的,以后又陆续偷了家里的红糖白糖抹上,仍然难以咀嚼到最初的味道。

  对美食的渴望,又让傻柱铤而走险,再次偷拿了他爷爷的瓶装葡萄糖,钓上草鱼把它摁住输了液,烤熟一尝,嗯,就是那个味。

  那时他爷爷病重,每天得挂好几瓶,天天上门的赤脚医生嫌背药累,用三轮车拉了不少过来堆他家里,我们用量也少,一瓶可以挂好几天,所以没有被发现。

  很多吃文化都是在食材富足的情况下产生的,傻柱口味要求越来越高,居然还想吃微辣的,于是又开始偷辣椒,吃的油腻了,又想喝点酒。

  他爸不喝酒,偷酒的任务当然就交给我了。我爸喝酒都是现喝现灌,我就在小店每次打好酒后,用瓶子偷偷倒点出来藏好,农村的水干净,随手把壶摁进水里灌满,掺的水不多,所以也没被发现。

  后来又拿了小碗和酱油,剁了葱姜蒜蘸着吃,看见大人吸烟挺有趣,每次偷几根,抿两盅再吞云吐雾,学着大人长吁短叹,满脸沧桑的弹弹烟灰家长里短。

  那时钓上来的还有两只硬壳小王八,把它们腰上拴了绳子一左一右的拔河,边喝边看,那感觉就像在酒吧小酌看美女演艺一样,兴致来了,再吆五喝六的划拳边吃边饮。

  事情坏在傻柱对味道的更高要求上,那天我正在拉粑粑,他撵进厕所叫我快点出来钓鱼,掏出一瓶青霉素,说这个调味应该好吃,我拉了一半憋回去就跟他一块走了。

  我们都不认识字,小孩子对药物并没有什么概念,想像葡萄糖烧鱼那么好吃,这粉未想必也是和胡椒粉孜然粉一个性质的。

  那个时候的青霉素,可是个不得了的稀缺药品,突然少了一瓶,傻柱的爸爸开始找了,又发现丢了不少葡萄糖和盐水(忘了交待了,有几天还偷错了拿成了盐水),先是怀疑医生带回去了,那医生急的赌咒发誓,才考虑是否被儿子偷走。

  他先找到鱼塘,发现看鱼的傻柱不在,远远看到烤鱼的烟,并隐约听到大呼小叫“…哥俩好啊…五奎手啊…”的划拳声,就狐疑的找了过来。

  和他爸确认眼神的一瞬间,有点醉意的傻柱脸白了,甚至连手上的香烟都忘了扔。

  他爸看到多天来扔到满地的鱼骨头、葡萄糖药瓶,以及被当做孜然粉的青霉素,一下明白了。

  我当场吓跑了,远远听到傻柱发出杀年猪的叫声,就躲在田埂下面的野草丛中观望。

  就见他爸已经把傻柱拎出了山凹,揪住衣领转着圈打,傻柱由猪叫已升级到牛一样哞哞的哭,正不知所措,远远听到有人在喊:傻柱爸!快回呀,你爹好像又不行了!……

  他爸扔下傻柱,骂了句:玛个币的晚上不把你打死我给你喊爷!一溜烟的跑回去了。

  我爬上田梗扶住傻柱一看,脸都打变形了,青的紫的外加鼻血,掺上打出的鼻涕,抹的跟脸谱似的。

  我也乱了方寸,一直走到鱼塘边的菜地,看到树上有我们绑的秋千,还有一个别人乘凉坐的破板凳,一下有了主意。

  我一下子来了劲:是假上吊,懂得不?我都假装好几回了!先把麻绳套脖子上,听见大人回来,一脚踢倒凳子,他们就老实了,哪里还敢打人,我妈还煮鸡蛋哄着我别死呢!

  说着我扯下秋千绳子,熟练的上树拴好:我教你一遍,你学好哈,手一定要垫在脖子和绳中间,要不真吊死了,千万要等到大人开门进屋才能踢凳子哈!

  再六的交待,傻柱表示完全明白,我站上高凳,掂起脚尖把脖子往打着活结的绳圈里一套。

  玛的,柳树的树枝比家里精挑的上吊树枝柔韧性大,沉了一下居然弹了几弹,脖子上的活结一下勒死,虽然经验丰富的在喉头处垫上了手,但仍然勒的剧疼,慌乱中还特玛一脚带倒了凳子!

  这下双脚落了空,窒息让我两腿如同在狂蹬自行车,傻柱惊问:哥,我腿疼,蹬不到那么快咋办?!

  我憋的顺头冒大汗,奋力从嗓子挤出一句话:蹬你…玛勒个币!快…拿凳子……

  傻柱有点慌:哥,你眼睛都鼓的快掉出来了,头上大筋咋跟蚯蚓一样啊,怪吓人的,下来吧哥…

  我一边狂踏太空舞步嘶吼:…凳子!…快!一边奋力用另一只手拽着绳子引体向上:…喊人…救我…

  傻柱似乎意识到这不是表演,低人一等的智商让他乱了方寸,大哭着过来就往下拽我:哥啊…你不能死啊!

  本来集垂死之力拽住绳子还能勉强撑一会,这一扯,over了,一下结结实实的勒进肉里,朦胧中,就觉得舌头从嘴里不由自主伸了出来。

  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最终的印象,是傻柱不停的大哭往下拽,好像裤子都被他拉掉了,耳边嗡嗡作响,身上轻飘飘的好像腾云驾雾,貌似还听到了来自天国的天籁之音……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我能够生还真多亏了平时的作恶多端…

  农村人朴实,谁家有大小事情都去随礼,我家自弟弟出生后总是在外随,一直没有喜忧事,受过礼的乡亲一直伺机想回个礼。

  好死不死的事总会发生,老爸犁田时,把小脚头犁掉了一个,预感乡亲会来,提前让我拿大皮壶打白酒。

  我承认那天确实偷拿了不少钱,酒自然买不到那么多,大雨中找了个淌水的小河沟,随便灌了白水充数。

  果然乡亲们都来随礼,兴高彩烈的庆祝脚头子犁掉了,见到回头钱的老爸高兴啊,带伤奋战炒了不少菜,抱着大皮壶一瘸一拐的给乡亲们倒酒。

  倒到被我用狗口.过的二大爷面前(见拙作),碗里突然倒进两条活泥鳅,尼玛灌水时天黑,不小心把泥鳅灌了进去,卟卟嗒嗒蹦的老欢了…

  惊呆的乡亲们随后哄堂大笑…几年没办过事的老爸颜面尽失,铁锹都不拿,怒不可遏的扛着最大的铁洋镐到处找我…

  …朦胧中我睁开眼睛,发现老爸坐我旁边抽烟,虚弱的问了一句:…老爸,你咋也死了?

  他扬手一个巴掌:死尼.玛拉个币,咋不吊死你个崽子,跟我回家,说说酒壶里的泥鳅哪来的?……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几十年弹指一挥间…要问那次我印象最深的,是被吊死还是挨打,我想说,都不是,唯一长了记性的,是千万别拉屎拉了一半去干坏事,因为,在众多乡亲面前,被打了一裤裆还从裤腿掉出一坨,那是线 好笑 633 评论 发表于2018-06-01

  今天上午上班时,我用手拉车拉着一车货,正稍感吃力,忽然一轻,一看,是一女同事在帮忙推.

  我一愣.心想,这点小事,难道不只需要口头上谢谢就行了么?还要什么谢呢?于是我说,拿几巴谢啊.

  然后我发现一上午她都在时不时的看我一眼.这什么个情况啊这?我做错什么了?怎么就成臭流氓了?

  340 好笑 10 评论 发表于2018-05-27

  水豚群体中一般会有几只雌性以及它们的子女,当了妈妈的雌水豚虽然认识自己的孩子,但也不会拒绝给其它幼崽喂奶,通常是大家一起把后代抚养大。

  728 好笑 2 评论 发表于2018-05-24

  邻居一妹纸,无论春夏秋冬一律低胸短裙装。某天我在KTV遇见她就好奇的问:“你不怕遇见色狼吗?”她淡定的说:“至今活了26年,遇色狼无数,可无一主动找我。”

  5992 好笑 61 评论 发表于2018-05-25

  2666 好笑 32 评论 发表于2018-05-19

  4909 好笑 184 评论 发表于2018-05-18

  最后一句话线 好笑 758 评论 发表于2018-05-17

  小时候我们村庄最大大一户姓项的人家老人家过九十大寿,他家人请来了戏班子在村里打谷场上连唱八天大戏,

  哥你怎么被打的这么惨?谁干的?你瞅瞅~你裤子掏鸟口的扣子都被扯裂开了,屁股蛋子上还有俩脚印呢!不会是遇到女色狼了吧?

  “丑蛋你不知道就别瞎猜……嘶……尼玛……这帮流氓下午去看戏别让我遇见他们,否则小爷定让他们捂着腚跑路……嘶……丑蛋你别乱摸我嘴角,疼死我了!”

  “你可拉倒吧!上次让你用弹弓射马蜂窝,好家伙~差点被把我脑瓜射出个窟窿”

  哥!我那次不是因为橡皮筋脱勾了嘛!再说我自己不也被脱勾的橡皮筋给抽的昏过去了嘛!

  “是啊!你是昏过去了,可我差点被老爸给揍的死过去了都,如果不是我为了躲避老爸的皮带一失脚踩到你裤裆把你踩醒了,我还不知道要挨多少揍呢!”

  “嘿嘿嘿嘿……你哥我准备给他们尝尝这药的滋味啊!我哥拿着一小纸包东西笑的极其猥琐

  “别乱碰,这是一种药,一种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吃了都会浑身燥热难耐,如果不干点啥~就会难受的要死的一种药,哇哈哈哈哈哈”

  哥~你要不是我哥的话,就凭你刚才那么贱的笑声我的撩阴腿已经踢爆你左边的蛋蛋了………………好吧!咱先不提这茬,你这药该怎么下呢?咱总不能把药下酒里然后咱一人一碗的去给这帮流氓一一敬酒吧?

  “下午这帮流氓肯定还要去项大海家的打谷场看戏,因为下午要唱的戏是十八摸他们不可能不来,别这么弱智般看着我行不?我不会告诉你十八摸是啥的…………说正事!下午只要看他们我就给他们一人买瓶汽水先把药下进去再把汽水给他们,就说是给他们赔礼道歉,等他们喝完就有好戏看了,哇哈哈哈哈哈………………呃?丑蛋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想踢我的裆?”

  我去!被你发现啦?嘿嘿嘿嘿,哥你说的这么热闹你这药管不管用还不知道呢!

  “靠谱~把吗字去掉,我跟你讲丑蛋,这药是大表哥从省城带回来的”(我大表哥是个混混,彻彻底底的混混)

  那就是我给赖…………………………我去。我跟你个屁孩说这些干毛啊?出去出去,我要睡会儿,娘的眼睛被打的看啥东西都五彩缤纷了,我得闭眼睡会儿”

  找到二闷子我吓一跳,二闷子浑身都是牛粪坐在池塘边,边嚎边清洗脸,听到脚步声,

  我不知道所以我就在他家刚放完鞭炮的梨树下边找未爆的爆竹,刚捡了没几个,就被项鹏和他堂兄弟们摁倒在地,然后把我绑在栓牛的木桩上,他们不停的往木桩周围的牛粪投点燃的爆竹……………………呜呜呜呜呜呜,丑蛋我的心都被牛粪给乎凉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实话告诉你我哥那里有一种不管男人女人吃了都想死的一种药(燥热难耐,不干点啥难受的要死直接被我只摘取了一个死字)二闷子听完我说的他眼睛里分明透出四射的精光

  “你瞅瞅你裤衩子,都顶起帐篷了,卧槽!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闻到牛粪味儿会兴奋到勃起?你丫是真牛逼???不不不,应该是你是真爱牛逼才对”

  滚,给小爷我像正方形一样的滚,大爷的!明明是被你到处乱摸,摸得小爷我起了反……………………?????滚!

  中午我跟二闷子声响的没有,悄悄的下药…………趁着项家的老少妇孺都去给坐在堂屋八仙桌正中央的项老爷子叩头拜寿的机会,我悄悄的从项鹏家院外的枣树上用弹弓把用卫生纸包着的药粉射进了项家院子里一大盆泡着茶叶等待冷却的茶水中,

  马德,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味道就这么怪呢?射中了,卫生纸遇水就化咱们下午等着看好戏吧!

  下午戏台子周围被男人们围的水泄不通,女人们都没好意思来,因为下午要唱的大戏是十八摸,用农村的土话来说就是骚戏,所以下午看戏的都是大老爷们儿,也不全是,自然还有像我们这样啥也听不懂的小屁孩们了,

  大戏开唱,项家六个堂兄弟坐在最前面的一排长桌前,长桌上就放着被我射了药的那盆茶水,

  眼看着项家兄弟几个一杯一杯的从茶水盆里舀水喝,我跟二闷子额头开始有点冒汗了,

  本来是要去药项家的大小子们的,怎么这茬盆被端到这来了?这要是把项家六和尚给药翻了,我就算有九张皮也不够我爸拔的呀!(项家亲堂兄弟六人个个梯着光头所以被村里人称呼为项家六和尚,他们兄弟六人在我们村可不好惹着呢!)

  戏台周边的口哨声,欢呼声此起彼伏,但我和二闷子再也没心情看热闹了,我俩一瞬不瞬的盯着项家六和尚的脸,想通过他们的脸色来判断他们被我下的药伤到啥地步了!

  我额头上的冷汗越流越多了,因为我发现项家年近七十的老大,脸色渐渐变的通红,随后项三和项五也满面通红,手还不停的往裤裆里掏,因为我一直在观察他们所以瞅的特别仔细,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把茶盆推翻时忽然人群有些骚动,不断有喝骂声和惨叫声响起,就见人群中强行硬挤进十来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小青年,

  看着他们的穿着打扮我就知道我哥的仇家来了,这帮人绝对就是揍我哥的那些混混,

  就见其中一个梳着中分头尖嘴猴腮的家伙指着戏台上的演员说到,今天唱十八摸的必须都是姑娘,有一个老妇女或者老爷们儿,爷我砸了你们的戏班子,

  本来就被药效发作折腾的有点冒虚汗的项老大砰的一拍桌子,大声骂到,那来的小畜生?你项爷爷包的戏也敢来搅和?

  六十多的他一把扯下自己的背心就走到戏场中央,边走还边结裤腰带,(我们都以为项大这是准备光着膀子抽出皮带来跟混混们练练手来的,后来才知道项大这是要宽衣解带准备要日翻这些混混了)

  于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小混混也脱了上衣走了出来(我去这货的胸比一般的女人的都不差啊,都是脂肪啊)这货现在衣服脱的很有气势,但是我估计他以后得人生中每次想起这次豪迈的光膀子准备干架的行为时都会想立刻吊死拉到,

  胖子混混汗衫刚脱到脖子就被项大放翻在地,一个六十多的人手脚只利索骇人听闻啊,

  一放翻胖子,项大就去解他的裤腰带,这下看热闹的人都懵逼了,项大解自己裤腰带可以理解成当武器使,可这解别人的裤腰带是怎么回事?

  看热闹的人还在疑惑呢!胖子混混已经一脸惊恐的看着项大一边摸着他的奶子一边去扒他的裤衩了,

  卧槽……卧槽……卧槽……我去……我去……我去……尼玛……尼玛……人群惊叹惊讶的呼声络绎不绝,

  哎吆卧槽!……项大日上了嗨……我去,……这尼玛比看戏好看多了,哦吆吆!……项大捅不进去…………

  “项大,项大!去炸油条那弄点菜油抹抹就成了”有看热闹的淫棍给不得其门而入的项大出主意到,

  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真去炸油条的小贩那儿端来一碗菜油递给已经双眼血红脑袋上青筋暴起的项大,项大接过油碗也不顾胖子混混惊恐无助的眼神和杜鹃啼血般惨叫求饶声,

  “大爷,大爷,我错了大爷,你饶了我吧!我是男的啊,我腚眼有痔疮,我……………………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活啦!我没脸活啦!啊呀呀呀!大爷你轻点啊………………”

  其他小流氓们都吓的懵逼了都,这什么情况啊?这是?有听说过一言不合就拔刀砍的,有见过一个眼神瞅着烦立刻把对方打残废的………………可这尼玛一声不吭就把人放倒,又是摸奶子又是插腚眼的奇葩真是有史以来也第一次听说啊!

  开始还有几个混混想过来给倒在地上惨嚎的胖子帮忙,可没一会儿,混混中只要稍微胖点的都被项家六和尚其余兄弟给扑倒了,

  还有个倒霉货大喊,爷……爷啊……你插的是我鼻孔啊,虽然我鼻孔大了点但也塞不下您这玩意啊?要不您也抹点油走后门吧!我这鼻孔都流血了呀爷!

  现场看热闹的人比刚才看戏可热闹不知道多少了,而且一个个兴奋的鼓掌叫好,一一点评发表意见看法,

  哎哎哎!你们看!项二在插那倒霉蛋的鼻孔嗨!这尼玛真会挑地方插啊?这们小的孔能插进去的话得多小啊?

  瞅瞅,瞅瞅,瞅瞅项五,他这是要插人家的肚脐眼吗?我去!这肚脐眼也能插?这尼玛是神人啊?大神!绝对是淫界的扛把子人物啊

  看那边,看那边,项四裤腰带解不开了,他开始撕裤子了,哎吆我去!这哥们穿的内裤还是蕾丝的嗨!这应该是他家婆娘的吧?还真有情调嗨!

  最终在村长赶来后指挥着村名把项家六壮士给摁倒帮起来送回他们家了,十几个小混混连滚带爬的抬着满屁股,满嘴伤的几个胖子混混灰溜溜的走了,

  从此我们村与外村发生纠纷只要项家六兄弟任何一个人到场事情就会立刻摆平,不摆平不行啊,人家发生纠纷都是吵架,严重点的打架解决,可谁听说过一有矛盾就开日的哥们啊?一言不合就开日可不是说着玩的,人家项家六和尚个顶个的生猛啊,你菊花嘴巴受得了就问你鼻孔肚脐眼能不能受的了?

  2894 好笑 161 评论 发表于2018-05-19

  我是看门保安,之前民政局在这办公后来搬走了,还经常有人来问办证的!说结婚的我都告诉他们现在地址,说离婚的我都说不知道在哪里!我这样做对吗?

  4036 好笑 127 评论 发表于2016-08-02

  当你线万的是父母...但唯一能拿出20万、50万甚至100万的,只有我们............好兄弟贷款公司

  都说借钱给朋友咋滴咋滴。前段时间急需用钱,俩朋友打电线.现在缺钱是吗?我这里有点,在哪里给你送过去。2.不当我朋友是吗?急用钱不问我。

  这俩朋友告诉我,有事不找朋友帮忙,你们是否是线 好笑 30 评论 发表于2016-07-24

  真事补个。。。。。 我们班一女生,可能有点呆,社会阅历少,特别容易相信别人,我们班男生都对她宠爱有加。可就是这个我们全班都不舍得追,的可爱女生,被组织里一个大四的人渣给睡了!#(怒)

  是谁我就不说了,我想你自己也知道。大概是一个月以前吧,我朋友玩糗百认识了一个男的,他们在网上聊了差不多两个星期左右就见面了,那时候她正好爸爸妈妈闹离婚,心情很差,这男的就哄骗她喝酒,据她说喝了一杯结果就醉了,醒来的时候就在宾馆了,发生了什么我想你们也知道了。

  前几天我朋友给那个男的说,这个月没来大姨妈,想不到这句话说完隔天就找不到那个男的了,手机一直打不通关机。我朋友不敢跟家里和老师说,就来找我,那天晚上我让我女朋友给她买了个验孕棒,一看,真怀孕了。

  然后我第二天旷课一天专门给她聊这个事情。 她说那个男的对她很好很好什么的。

  我说如果不出这事,是不是对你好还是两说,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觉得他对你好对你好还??!!

  她当时听完这句话就趴桌子上大哭,然后把我放在桌子上的山寨手机摔地上了,整个屏幕都裂了!!!!!!!!!

  所以我想请教大家:吧组织里有认识修手机的朋友不?换个屏幕多少钱?能不能便宜点?如果是糗友能打个折吗?#(花心)

  1771 好笑 321 评论 发表于2015-03-18

  5961 好笑 177 评论 发表于2013-07-27

  1472 好笑 92 评论 发表于2013-05-11

  。。。。。。你要割吗。。。。。。有六个男人要过河,河里有吃jj的鱼,他们只有一个瓶子,问:他们要怎么安全过河?

  为什么,为什么我瞬间知道答案。。不带一点思考就跑出了那么一个邪恶的答案来。。。。我这是肿么了。。。。纯洁的我呢。。。。

  246 好笑 40 评论 发表于2013-03-05

  表演视频看了标题的童鞋们可以自己搜索下张之明这个名字,就能搜索到视频了。开始看的时候我在笑,后面突然开始感到悲哀,简直就愤怒了!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个贲靑了,但是不吐不快,我要为张之明同志讨个公道,虽然我的博客不如韩寒之类的有多么大的影响力,而且只有好友可见,但是我还是得骂骂这种社会现象。为什么说是社会现象,而不是骂其中那个被全国人民讨伐的女观众呢?首先,说一下大概的经过,就是一个神似赵本山和小沈阳的混合体,并且更加无厘头无意识流的海选者张之明,报名参加了山东电视台的《我是大明星》节目,在表演中引得全场观众和评委大笑不止,甚至让评委笑到跑离到后台,可是他最后不仅没有被选上,还在被现场一个女观众误认为是“流浪汉潘富强”“蓬莱小潘”,虽然他多次辩驳我不姓潘,但是在现场某男主持的火上浇油之下,全场观众都傻傻跟着一起,将其轰下了舞台。在后台,张先生向记者出示了身份证复印件,上面写的是张之明。他说我是农民,能干那事吗。事后,该节目饶有兴趣地搜索了他的资料,并且和潘富强的资料进行了画面对比,终于还了他一个清白,原来,他真的不是潘富强。可是,这次选秀,他虽然很搞笑很出色,却终于没有被选上,还被观众嘘下了台,被主持人言辞侮辱。就这样,一代搞笑大师可能就此陨落。 我感到很悲哀。首先,为张之明悲哀。一个想将自己的搞笑天分展示给大家的人,不仅被评委多次侮辱,并且还被观众诽谤,随后什么也没捞着,还背负了个流浪汉诈骗犯的罪名,差点和窦娥一样冤。一个来自山东蓬莱的农民,你说上一次节目容易么,没出名,还差点把别人的臭名挂在自己脸上了。你说闹心不闹心!其次,为观众悲哀。一群本来十分欢乐的观众,工作累了学习累了碰到一个让他们笑岔了气的家伙,结果被一个认错人的女观众给误导了,以为眼前这个农民打扮的真的是她所说的流浪汉潘富强了,感觉自己被侮辱了,竟然被一个街头江湖给骗了!其实他们不经过大脑思考就和着阴险的主持人一起将可怜的张之明同志轰下台,沦落为节目扫除这个下里巴人的工具!再次,为主持人悲哀。他真的是很不喜欢张之明同志,但是无论是他自己真不喜欢,还是他被迫收到台里领导短信要灭了这个同志也好,他只能作为一个逆转局势的“英雄”,将观众们从喜欢这个人立马瞬间变成轰其下台,这本事也不小,而且还是借民这个水来覆舟,看起来自己没有立场,实际上最阴险就是这个男主持,话里话外都在暗示观众们这个张之明同志素质低,希望大家合起来对抗那个支持张之明同志的评委,把节目不正之风给肃清!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英雄啊!不去做政治人物实在太可惜,太悲哀了!最后,为这种并不少见的现象感到悲哀。在法律里我们常说要以事实说话,以证据说话,可是那位大嫂不经证实就诽谤我们张之明同志是流浪汉大骗子,还言之凿凿,自称经常收看电视节目,多次看到他被警察收留。现场主持人和观众立刻作听到猛料状,不经确认就立刻信服了,这又是什么在作怪?因为人家长得坏?因为人家真的看起来打扮像流浪汉?还是因为自己没长脑子,或者是缺了心眼?张之明同志是多么大度啊!他没有因为没票而伤心,说我不要了,你们看不起我。他没有因为女观众的诽谤而愤怒,只是说我真不姓潘,给记者看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他的灵魂,比起那些以貌取人,以听八卦为乐的低俗大众,要干净多了!你们只配被他娱乐!你们以为你们能否决掉一个人吗,你们以为你们的愚蠢能维护自认的正义吗?拜托大家多长点脑子,多自己思考,不要在节目里被当成工具,也不要在社会中,在许多方面,被当成舆论风浪的工具了!希望,这个社会,人人都能长脑子。。

  1168 好笑 57 评论 发表于2013-03-03

  602 好笑 34 评论 发表于2014-12-09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_pk10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